成功品牌背後總有一個叫人追崇的原因,可能是單品設計也可能是品牌的理念。 CLOT 在過去 15 年間透過無數引人注目的聯乘及單品證明品牌的實力,而今年以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的姿態在國際舞台一展光華,最引人入勝的是跟 Fear of God 、Sacai 的聯乘企劃與及 Juice 洛杉磯分店的開幕,故此我們重溫一下 CLOT 的經典,給你們一個愛上 CLOT 的理由!

 

看到這個 ALIENEGRA 荆棘,令你立刻想起 Madsaki 和倉石一樹這兩個名字,曾為 CLOT 共同打造過在迷彩界名聲僅次於 BAPE 的天下。ALIENEGRA 荆棘源自 2006 年,Madsaki 為CLOT 首次設計出一件 Graphic Tee 反應一時無雙,故此於同年一改為圖案以 monogram 形式印上衛衣外套、帽、短袖衛衣等。2007 年 Madsaki 再將 ALIENEGRA 荆棘昇華,加入反光元素,推出首件 ALIENEGRA 荆棘 Tee ,其後再與倉石一樹攜手改良出 ALIENEGRA 荊棘 Army Camo、與 Kaws 聯乘,幾乎每件也炒得炙手可熱。隨著 Juice 上海、北京分店開幕而推出不同顏色的荊棘 Tee ,久而久之看到 ALIENEGRA 荊棘印花就會聯想到 CLOT,荊棘 Tee 就成了 CLOT 最經典又代表性的單品,後續在 2015 推出的 Vans 聯乘作品及今年推出的 Adidas NMD 也可見到黑荊棘版本。

 

KAWS x Madsaki x Kazuki Kuraishi x CLOT Alienegra Parka (2011)

 

Adidas NMD Racer Juice HK (2018)

CLOT 吸引之處在於品牌核心的革命性概念和態度,就像陳冠希演說中的一句話「 BELIEVE YOURSELF AND FOLLOW YOUR OWN FLOW 」,這份態度也深深影響 CLOT 的發展。這年頭透過手機就可容易入手外國潮流玩物,加上近年外國也有不少紅透全球的品牌叫人推崇至極,相反欣賞本地品牌的觀眾卻少之又少,但亦無阻陳冠希和 Kevin Poon 以華人身分於外國潮流圈打滾。你也不得不佩服他們一邊將東方元素注入設計上,同時為外國品牌開拓亞州市場, 而 CLOT 不論設計、剪裁或選料上亦不比國外的街頭品牌遜色,然而這就是兩位主理人背後的革命性實驗精神,也就 HipHop 本身 World Wide 的態度。

 

 

 

 

去年年頭 COMME des GARÇONS 與 Nike 推出的半透明 Air Jordon 1 用上了 PVC 物料,而今年 PVC 也在各大品牌中大行其道,難免叫人想起 2006 年 CLOT 釋出第一對與 Nike 聯乘的球鞋 Air Max 1 NL Premium 「 Kiss Of Death 」。陳冠希與 Nike Lab 產品總監 Fraser Cooke 關係友好,促成雙方品牌合作也幫助不少。雖說與 Nike 合作對於剛起步的 CLOT 是佔盡先天優勢,但在於當時亦難免引起外界紛紛輿論,然而陳冠希與 MC仁 合力設計以之代言。「 Kiss Of Death 」用上 Air Max 1 鞋身,靈感取於中國源遠流長的醫學針灸,鞋面前衛地用上 PVC 透明物料,直接俯瞰可以看到鞋墊面印上腳掌每一個穴位位置,再配上秘笈絕學般包裝的鞋盒來提升聯乘的玩味,而鞋背以刺繡圖騰方式呈現出 CLOT logo 表明雙方聯乘。這雙鞋充滿着前瞻和革命性的命題,那就別再問「 Kiss Of Death 」為何而經典了。

 

CLOT x Kanye West x Nike Air Max 1 ID “Kiss Of Death” Friends & Family (2007)

 

 

Air Force 1 Low 1World CLOT (2009)

 

Air Force 1 Low CLOT 1WORLD (2018)

 

有印象去年後旬 CLOT 推出的「白絲綢」Air Force 1 以慶祝 Nike Air Force 1 三十五週年嗎?這雙聯乘以白色為主,倫敦 pop-up 當日純白鞋盒配上白色暗花布包裹示人,鞋的整體透過採用不同物料營造層次感,鞋身用上絲綢配合中國色設計元素印花;鞋底改用半透明橡膠;Swoosh Logo 則用上荔枝皮點綴,而出人意表是揭開絲綢下是金綫圖騰印花。但一直有留意 CLOT 都會記得在 2008 年推出的 1 World Air Force 1 Supreme 紅絲綢版本,同樣是配合 Nike 當年的 「 1 world 」企劃,才衍生採用「 絲綢 」的念頭以呼應 CLOT 中西融合的理念,喜餅般包裝鞋盒也可說是畫龍點睛,而同樣稍稍撕開絲綢表面,一變為紅黑色的 Air Force 1 ,當年 CLOT 這個設計也算是可見一斑。

 

 

潮流迅閃十年一個循環,Vintage相比速食時裝的支持者也不少。陳冠希作為 CLOT 的主理人兼創意總監同樣愛好 Vintage ,2012 年出的 Nike Tennis Classic Suede ” Museum ” 設計上不多不少顯出他個人氣質,深受藤原浩啟發而選用的鞋型,設計吸引之處是單看像一雙經歷年月的舊鞋,但放進木邊設計全透明亞加力膠鞋盒裡,就頓時仿如藝術品呈現眼前。發售當日陳冠希親身示範他個人造舊工藝,現場造舊一雙 Nike Tennis Classic Suede ,因此當年這雙 Tennis Classic 亦出現不少版本,如 MC 仁和台灣版本,畢竟用來搭配一條「 舊牛 」也不失為一個有型的選擇。

 

 

 

CLOT x Nike Air Max 1 SP “Kiss Of Death” 2.0 (2013)

 

adidas ZX Flux Clot RWB  (2015)

 

Nike x CLOT Lunar Force 1 Fuse SP “10th Anniversary” (2015)

CLOT x CONVERSE ONE STAR (2017)

 

NIKE AIR VAPORMAX FK / CLOT (2017)

 

 

 

CLOT 背後的功臣無獨有偶,又豈能單靠一人?陳冠希與潘世亨二人把品牌生意推至高峰,今天在國際時裝上看到 CLOT 的蹤影,一路走來確實不容易,但在個人立場而言認為 CLOT 是一個不停轉變的品牌,從前的反叛味到現在趕上國際的轉變,使人期待下一雙 Air Force 1 的造舊版本,迎接 CLOT 未來下一個高峰。